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稀土硅鐵 稀土鎂合金 硅鐵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聯系人:郭女士
電話:15307873119

          13707818424

          13878843563
地址:南寧市羅文大道石埠街市場對面

稀土硅鐵 稀土鎂合金 硅鐵

時間:2016-12-12 | 瀏覽量:593

稀土硅鐵

稀土硅鐵呈塊狀,有金屬光澤,堅硬而脆,易粉碎。稀土硅鐵合金呈銀灰色。稀土硅鐵鎂合金在銀灰色基體中閃爍著藍色光澤。
稀土硅鐵合金一般含稀土17%-37%,Si35%-46%,Mn5%-8%,Ca5%-8%,Ti6%,其余為鐵。合金為銀灰色,熔點為1473-1573K。
  稀土鐵合金呈塊狀,有金屬光澤,堅硬而脆,易粉碎。稀土硅鐵合金呈銀灰色。稀土硅鐵鎂合金在銀灰色基體中閃爍著藍色光澤。

稀土中間合金密度為4.5-4.7g/cm3,熔點為1200-1260℃。
  硅鐵是以焦炭、鋼屑、石英(或硅石)為原料,用電爐冶練制成的。硅和氧很容易化合成二氧化硅。所以硅鐵常用于練鋼作脫氧劑,同時由于SiO2生成時放出大量的熱,在脫氧同時,可提高鋼水溫度降底練鋼的能原消耗。硅鐵作為金元素加入劑,廣泛用于低合金結構鋼、合結鋼、彈簧鋼、軸承鋼、耐熱鋼及電工硅鋼之中,常用來制造單晶硅或配制有色金屬合金。

  用途:硅鐵在鋼工業、鑄造工業及其他工業生產中被廣泛應用。


稀土鎂合金

編輯
鎂合金是工程應用中較輕的金屬結構材料,具有密度低、比強度高、比剛度高、減震性高、易加工、易回收等優點,在航天、軍工、電子通訊、交通運輸等領域有著巨大的應用市場,特別是在全球鐵、鋁、鋅等金屬資源緊缺大背景下,鎂的資源優勢、價格優勢、產品優勢得到充分發揮,鎂合金成為一種迅速崛起的工程材料。面臨國際鎂金屬材料的高速發展,我國作為鎂資源生產和出口大國,對鎂合金開展深入研究和應用前期開發工作意義重大。
中文名稀土鎂合金外文名containing magnesium alloy含    量稀土元素 優    點密度低、比強度高、比剛度高市    場航天、軍工、電子通訊出口大國中國材    料工程材料

目錄

簡介

編輯
RE containing magnesium alloy
泛指含有稀土元素(rare earth)的鎂合金
鎂合金是工程應用中較輕的金屬結構材料,具有密度低、比強度高、比剛度高、減震性高、易加工、易回收等優點,在航天、軍工、電子通訊、交通運輸等領域有著巨大的應用市場,特別是在全球鐵、鋁、鋅等金屬資源緊缺大背景下,鎂的資源優勢、價格優勢、產品優勢得到充分發揮,鎂合金成為一種迅速崛起的工程材料。面臨國際鎂金屬材料的高速發展,我國作為鎂資源生產和出口大國,對鎂合金開展深入研究和應用前期開發工作意義重大。然而普通鎂合金強度偏低、耐熱耐蝕等性能較差仍然是制約鎂合金大規模應用的瓶頸問題。
大部分稀土元素與鎂的原子尺寸半徑相差在±15%范圍內,在鎂中有較大固溶度,具有良好的固溶強化、沉淀強化作用;可以有效地改善合金組織和微觀結構、提高合金室溫及高溫力學性能、增強合金耐蝕性和耐熱性等;稀土元素原子擴散能力差,對提高鎂合金再結晶溫度和減緩再結晶過程有顯著作用;稀土元素還有很好的時效強化作用,可以析出非常穩定的彌散相粒子,從而能大幅度提高鎂合金的高溫強度和蠕變抗力。因此在鎂合金領域開發出一系列含稀土的鎂合金,使它們具有高強、耐熱、耐蝕等性能,將有效地拓展鎂合金的應用領域。[1] 

作用

編輯
熔體凈化
稀土元素在鎂合金熔體中具有除氫、除氧、除硫、除鐵、除夾雜物的作用, 達到除氣精煉、凈化熔體的效果。
熔體保護
鎂合金在熔煉過程中極易氧化燃燒, 工業生產鎂合金一般采用熔劑覆蓋或氣體保護法熔煉, 但都存在不少缺點, 如果能夠提高鎂合金熔體自身的起燃溫度則有可能實現鎂合金大氣下直接熔煉, 這對鎂合金的進一步推廣應用意義重大。稀土是鎂合金熔體的表面活性元素, 能夠在熔體表面形成致密的復合氧化物膜, 有效阻止熔體和大氣的接觸, 大大提高鎂合金熔體起燃溫度。
細晶強化
稀土元素在固液界面前沿富集引起成分過冷, 過冷區形成新的形核帶而形成細等軸晶, 此外稀土的富集使其起到阻礙α-Mg晶粒長大的作用, 進一步促進了晶粒的細化。根據Hall2Petch 公式, 合金的強度隨晶粒尺寸的細化而增加, 并且相對體心立方和面心立方晶體而言, 晶粒尺寸對密排六方金屬強度影響更大, 因此鎂合金晶粒細化產生的強化效果極為顯著。
固溶強化
大部分稀土元素在鎂中具有較高的固溶度, 當稀土元素固溶于鎂基體時,由于稀土元素與鎂的原子半徑和彈性模量的差異,使鎂基體產生點陣畸變。由此產生的應力將阻礙位錯運動,從而使鎂基體得到強化。稀土元素固溶強化的作用主要是減慢原子擴散速率, 阻礙位錯運動, 從而強化基體, 提高合金的強度和高溫蠕變性能。
彌散強化
稀土與鎂或其他合金化元素在合金凝固過程中形成穩定的金屬間化合物,這些含稀土的金屬間化合物一般具有高熔點、高熱穩定性等特點, 它們呈細小化合物粒子彌散分布于晶界和晶內, 在高溫下可以釘扎晶界, 抑制晶界滑移, 同時阻礙位錯運動, 強化合金基體。
時效沉淀強化
稀土元素在鎂中所具有的較高固溶度隨溫度降低而降低, 當處于高溫下的單相固溶體快速冷卻時, 形成不穩定的過飽和固溶體, 經過長時間的時效, 則形成細小而彌散的析出沉淀相。析出相與位錯之間交互作用, 提高合金的強度。

常用元素

編輯

Y

Y加入到鎂合金中可明顯細化組織的晶粒大小。白云等[1]研究了Y對鑄造鎂合金Mg-6Zn-3Cu-0.6Zr的微觀組織和力學性能的影響,結果表明:由于Y的加入,試樣組織的平均晶粒尺寸有效減小(由 57 μm 降為 39 μm)。
Y可以提高鎂合金的耐腐蝕性能。齊偉光等[2] 研究了Y對AZ91D鎂合金微觀組織和腐蝕性能影響,結果表明:結果表明:AZ91D鎂合金加入Y后,顯微組織主要由α-Mg基體相、B相Mg17Al12、Al2Y相和Al6Mn6Y相組成。加入1%Y能顯著降低合金的腐蝕速度,提高合金的平衡電位和腐蝕電位,降低腐蝕電流。
Y可以明顯提高鎂合金的力學性能。李建平等[3]在高強韌鑄造鎂合金顯微組織和性能的研究中,研究了不同稀土Y含量(O%、1.2%、2.2%、3.2%和4.2wt%)對GZKl000鎂合金的顯微組織及其室溫拉伸性能和物理性能的影響在GZKl000合金中加入Y元素(0~4.2%wt)可以提高鑄卷GZKl000的抗拉強度,其延伸率也相應有所提高,當Y含量為3.2%wt時,其抗拉強度和延伸率都達到更大,抗拉強度達到237MPa,延伸率達到7.2%;經過固溶時效處理后合金的顯微組織由經過固溶時效處理后合金的顯微組織由α-Mg、Mg5Gd和Mg24Y5組成α-Mg、Mg5Gd和Mg24Y5組成。

Ce

Ce加入到鎂合金中,可以明顯細化組織晶粒。黎文獻等[4]研究了Ce對Mg-Al鎂合金晶粒尺寸的影響,。在Mg-Al系AZ31合金中添加微量稀土元素Ce,可明顯細化合金晶粒,當Ce的加入量為了0.8%時,晶粒細化效果更好,由未細化前的約300 u m下降到約20~40μm。Ce在鎂及鎂合金中的細化作用是由于稀途元素在凝固過程中固/液界面前沿富集而引起成分過冷,過冷區形成新的形核帶而形成細等軸晶。凝固過程中溶質再分配造成固液界面前沿成分過冷度增大是稀土元素細化鎂及鎂合金的主要機理。此外,稀土在固/液界面前沿的富集使其起到阻礙α-Mg晶粒長大的作用,進一步促進了晶粒的細化。
Ce可提高鎂合金的抗氧化燃燒性。趙洪金等[5]研究了稀土元素Ce對AZ91D鎂合金燃點的影響:利用自行開發的溫度采集系統,測試了加入少量稀土元素Ce的塊狀AZ91D鎂合金及其熔體在加熱過程中表面與心部的溫度.時間曲線。隨Ce含量的增加,氧化點與燃燒點均呈上升趨勢。w(Ce)=1%時,氧化點與燃燒點的平均值較AZ91D的分別提高了33℃和61℃。
Ce可以改善鎂合金的力學性能。陳芙蓉等[6]研究了Ce對AZ91D鎂合金組織和力學性能的影響。Ce加入到鎂合金組織后,細化合金組織起到細晶強化作用;使網狀的β相細小并彌散分布于晶界上;同時在晶界形成彌散分布的Al4Ce化合物起到第二相強化作用,當Ce含量為0.69%時,含金的抗拉強度、屈服強度、伸長率及硬度分刺比AZ91D鎂合金提高15.8%、8.7%、140%及15.7%,其綜合力學性能達到更佳。
Ce能夠改善鎂合金的耐腐蝕性能。楊潔等[7]研究了Ce對AZ91鎂合金微觀組織及耐蝕性的影響,結果表明:Ce細化了合金的微觀組織,使β—Mg17Al12相變得斷續、彌散,成分分布更為均勻,生成了A14Ce相及Mg—Al—Mn—Ce—Fe的金屬間化合物;稀土Ce使合金在3.5%NaCl溶液中的自腐蝕電位升高,與Al、O生成了不連續的保護性氧化膜,提高了合金的耐腐蝕性能;添加0.5%Ce時合金的耐蝕性更佳。

Nd

Z.L. Ning等研究了Nd對Mg–0.3Zn–0.32Zr 合金微觀結構和力學性能的影響。
當合金中Nd的加入量由0.21% 逐漸增加至 2.65%時,合金的的晶粒尺寸由120μm減小至60μm,同時晶粒形態從六面體結構轉變為類似玫瑰狀結構。當Nd的加入量小于0.84% 時,Nd能夠完全溶入鎂基體中,鑄錠中只有單相的α-Mg,當Nd的加入量超過1.62%,通過X射線衍射儀測試發現在晶界和晶界三角區有金屬間化合物Mg12Nd生成。晶粒和晶界中的Mg12Nd相能夠鎖定晶界,減少晶界限滑移和位錯滑移,能夠明顯改善鎂合金高溫下的抗拉強度,和屈服強度,同時伸長率稍有降低。
Li Mingzhao[8]等利用金相顯微鏡,SEM, EDS, XRD等手段研究了Nd對AZ31鎂合金微觀結構和力學性能。結果表明:在AZ31鎂合金中加入微量的Nd能夠在晶界和α-Mg相中生成金屬間化合物Al2Nd 和 Mg12Nd ,Nd的吸收率高達95%,能夠明顯改善AZ31鎂合金的微觀結構和提高合金的力學性能。在AZ31鎂合金中加入0.6wt%,抗拉強度達到245 MPa, 屈服強度為171 Mpa 延伸率為 9%。
侯志丹[9]研究了Nd對ZK60腐蝕性能的影響,研究表明ZK60-1%Nd 合金由α-Mg 基體和晶界的MgZn 相、MgZn2 相和Mg12Nd 相組成。晶界結構較為連續和緊實,晶界寬而明顯,晶粒更為細小,大量帶狀或鏈狀組織相互連接成網狀,且晶界的Nd 與O 結合生成Nd2O3 鈍化膜,Nd的加入可明顯提高ZK60合金在3.5%NaCl水溶液中的耐蝕性。
Yan Jingli等[10]研究了Mg–2wt.%Nd鎂合金的蠕變性能。在150至250?C,應力30至110 Mpa的條件下,在固溶強化和析出強化的作用下合金表現出良好的抗蠕變性能。在蠕變過程中有細小的沉淀物析出,這對限制位錯的運動起到了重要作用。

Gd

Jie Yang等[11]研究了Gd對 Mg–4.5Zn合金微觀組織和力學性能的影響。結果表明,隨著Gd的加入,合金的晶粒尺寸逐漸細化,生成了Mg5Gd和 Mg3Gd2Zn3相,加入Gd后,合金的強度大大提高。當Gd的加入量為1.5%時,合金的強度更高,抗拉強度和屈服強度分別為231MPa 和113 Mpa。和未加入Gd前的Mg–4.5Zn合金相比,抗拉強度和屈服強度分別提高了22 MPa and 56Mpa。合金強化的主要和晶粒細化,Mg5Gd和Mg3Gd2Zn3相的強化作用以及Gd原子溶于鎂基體的強化效果有關。
Gd對鎂合金腐蝕性能的影響。王萍等[12]采用電化學方法研究了Gd含量對ZK60系鎂合金在3.5%NaCI溶液中的腐蝕行為,并用金相顯微鏡、SEM觀察了鑄態顯微組織及腐蝕形貌,對腐蝕產物進行了XRD分析。結果表明:稀土元素Gd可以細化合金晶粒,減少粗大共晶相MgZn的含量;在3.5%NaCI溶液中,腐蝕產物主要 Mg(OH)2;通過極化曲線測試,ZK60+1.6%Gd合金耐蝕性更好。在Cl作用下,腐蝕以點蝕為主,同時會形成以第二相MgZn和Mg5Gd為陰極,α-Mg為陽極的電偶腐蝕。

La

吳國華[13]等研究了稀土La對AZ91D鎂合金在NaCl溶液中耐蝕性的影響,AZ9lD合金中加入1%La(質量分數)后,不但形成了條狀的A111La3相和塊狀的Al8LaMn4相,而且在粗大p相(Mgl7All2)周圍形成了許多細小的層片狀β相,并使β相進一步網狀化.這些細小的層片狀p相明顯阻礙了腐蝕的擴展,提高了AZ91D鎂合金的耐蝕性.條狀的Al11La3相和塊狀的Al8LaMn4相都屬于陰極耐蝕相.其中Al11La3相由于較小的陰極面積,對加速其周圍鎂基體的腐蝕不起明顯作用;而塊狀的Al8LaMn4相陰極面積較大,與基體構成微電偶腐蝕,加速了基體的腐蝕.
Jinghuai Zhang等[14]研究了富Ce稀土和La對Mg–4Al–0.4Mn鎂合金的影響。研究表明:在Mg–4Al–4RE–0.4Mn (RE = Ce-rich mischmetal)合金中,沿著晶界有Al11RE3 andAl2RE兩種相生成,而在Mg–4Al–4La–0.4Mn合金中的主要相為α-Mg 相和Al11La3相。Al11La3相占據著晶界的大部分區域,且有著復雜的形態。當用La代替富Ce稀土加入到Mg–4Al–0.4Mn鎂合金中,改善了晶粒尺寸,并使晶界相分布一致性能,極大的提高Mg–4Al–0.4Mn鎂合金的抗拉強度。在室溫下,Mg–4Al–4La–0.4Mn的抗拉強度,屈服極限,延伸率分別為264 Mpa,146 Mpa,13%,優于Mg–4Al–4RE–0.4Mn的247Mpa, 140Mpa, 11%。Mg–4Al–4La–0.4Mn合金晶體附近范圍內的微觀結構的穩定性明顯優于Mg–4Al–4RE–0.4Mn合金,其原因是Al11La3 的熱力學穩定性優于Al11RE3。在蠕變測試中,Al11La3相能夠有效阻礙晶界附近的晶界滑移和位錯運動。在Mg–4Al–0.4Mn鎂合金中加入La后的力學性能明顯優于在合金中加入富Ce稀土。

參考文獻

編輯
[1]BAI Yun,FANG Can-feng,HAO Hai,eta.Effects of yttrium onmicrostructure and 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Mg-Zn-Cu-Zr alloys .Nonferrous Metals Society of China,2010,(20):357—360 .
[2] 齊偉光,王進華,邢志媛等.稀土釔對AZ91D鎂合金微觀組織和腐蝕性能影響的研究[J] ,兵器材料科學與工程,2009(32):80—83 .
[3] 趙悅光 李建平 高強韌鑄.造鎂合金顯微組織和性能的研究[D] . 西安工業大學 2009 .
[4] 黎文獻 余琨 張世軍. 稀土對鎂及Mg-Al合金晶粒細化的研究[C],第三屆有色合金及特種鑄造國際會議論文集 ,69—76 .
[5] 趙鴻金,張迎暉,康永林. 稀土元素Ce對AZ91D鎂合金燃點的影響[J] .輕合金加工技術,2008,36: 42—45 .
[6] 陳芙蓉,李仕墓,弗鋒,常淑琴. 鈰對AZ91D鎂合金組織和力學性能的影響[J] .鑄造技術,2009,30:203—206 88
[7] 楊潔,易丹青,鄧姝皓等. 微量Ce對AZ91鎂合金微觀組織及耐蝕性的影響中國腐蝕與防護學報[J] .2008,28:205—209 .
[8] E Z.L. Ning , H. Wang , H.H. Liu ,et al.Effects of Ndon microstructures and properties at the elevated temperature of a Mg–0.3Zn–0.32Zr alloy[J] . Materials and Design ,2010 (31):4438–4444 .
[9] Li Cong, Liu Xuguang, Xu Bingshe Li Mingzhao. Effect of Nd on Microstructure and 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AZ31Magnesium Alloy[J] .Rare Meatals and Engineering ,2009,(38): 0007-0010.
[10] 侯志丹. ZK60鎂合金的組織與腐蝕性能研究[D], 江蘇科技大學 2009
[11] Yan Jingli, Sun Yangshan, XueFeng,et al . Creep behavior of Mg–2wt.%Nd binary alloy[J] .Material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2009,A524 : 102–107 .
[12] 王萍,李建平,馬群.Gd對ZK60鑄造鎂合金組織和耐蝕性能的影響[J] .稀有金屬材料與工程 ,2008,37:1056-1059 .
[13] Jie Yang, Wenlong Xiao, Lidong Wang. Influencesof Gd on the microstructure and strength of Mg–4.5Znalloy[J] . Materials Characterization ,2008,59:1667–1674 .
[14] 吳國華,樊昱,翟春泉,丁文江.稀土La對AZ91D鎂合金在NaCl溶液中耐蝕性的影響[J] .金屬學報 ,2008,(44):1147-1152.



双色球复式投注蓝球